分享給好友 >> 分享到 fb 分享到 line 分享到 twitter

不存在的存在感


星期天早晨,他睜開眼,發覺老婆不在身邊。

他走到浴室,一邊梳洗一邊想著昨晚老婆的抱怨。「我發現我在你心底越來越沒有存在感了。」

他有點後悔昨晚沒有做任何回應就進房睡覺。

因為加班後疲憊的身軀,讓他沒力氣去消化一個女人的情緒。

「算了,道個歉好了。」他走出浴室這麼決定著。

看著臥房摺疊好的睡衣,這老婆起床後必做的好習慣。

他走到客廳,但卻不見任何人影。「出門了嗎?」他心裡疑惑著。

於是他走到置放鑰匙的架上,全都原封不動地在那,他開始感到不對勁,接連檢查了鞋子,似乎沒人出去的痕跡。

他有個最壞的想法,不會離家出走了吧?

於是他跑到房間,翻找著老婆的隨身物品和衣服,全都在啊?

莫非她氣到連什麼都不要了?

正當他一邊納悶一邊走出房間,發現餐桌上有了剛煎好的蛋和土司,還熱騰騰冒著煙,剛剛有人在嗎?

漸漸的,他發現一種詭異的現象發生。

他很清楚看不到任何人,但他感覺桌上的食物不斷在增加。

「老婆?」他輕聲喚著,但沒有回應。

他開始覺得不可思議,他拿了張紙,上面寫著:老婆,妳在嗎?

不過一會兒,紙上真的慢慢浮現出字跡:在啊,你在哪裡?這是怎麼一回事?沒想到真的看不到對方。

於是他疾筆寫著:我想我們好像看不到彼此,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……。

就這樣透過紙筆,兩個人稍減恐懼。

寫了一段時間後,手也痠了,他靜下來思考整件事。

兩個人是錯入不同的時空嗎?還是有一個人已經不在人間了?

不管怎樣,他現在只想看到老婆的臉。

其實在這之前,因為連續三週的加班,他跟女下屬也有了感情。

雖然還不至於出軌,但也讓他更覺得這段婚姻關係乏味。

一定是上天的懲罰,這一刻他突然很後悔自己的行為,此刻,他只想看到自己的老婆。

突然,他發現在沙發另一端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,好像在霧中一樣不清晰。

「嗯?」他感覺老婆的身影慢慢地浮現,於是他靈光一閃,是不是只要努力想著對方,就可以打破這個魔咒?

果真,當他腦中開始閃過兩個人剛交往時甜蜜的時光、老婆第一次為他煮飯……,那些畫面湧上心頭時,老婆的身影也由暗漸漸有了色彩。

「哈!太好了!」於是他拿紙筆很高興寫下:老婆,妳一直想著我的樣子,就看得到我了。

同樣的,他自己也闔上眼,專心地想著這些年來的畫面:結婚時步入禮堂的模樣、一起去歐洲蜜月旅行……,曾幾何時,自己快忘記這些感動,當往事湧上心頭時,他不自覺地眼眶含淚。

一睜開眼,老婆的模樣一如往常地在眼前,他感動地跑到老婆面前,但只見老婆眼神沒有焦距地看著前方。

「老婆,妳聽得到嗎?」他努力喚著對方卻沒有反應。

於是他趕緊拿起筆寫著:妳看得到我嗎?只見老婆一臉茫然,寫著:看不到啊?

「奇怪,這個方法沒奏效嗎?」他滿腹疑惑。

突然,他看到老婆臉上閃過一抹詭譎的笑容,慢慢的,他開始明白,這些年來,在對方心中沒有存在感的是誰了……。



報長的話:


這篇文章的最後一句話 笑遊人間還真是有一點看不太懂,到底是老公心中沒有老婆?還是老婆心中沒有老公?

若是老公在老婆心中沒有存在感,那為何老婆臉上會閃過一抹詭譎的笑容?若老婆在老公的心中沒有存在感,那為何老公在細想老婆後就能看到老婆的身影,而老婆卻又看不到老公的身影?

溝通的方法很多種,有些人能坐下來輕聲細語討論,有些人用爭吵、怒吼發表自己的不滿,有些人用打架,有的人留紙條,但不管用那種方式都代表著對方願意和另一人述說自己的不滿。

而人最怕的不是吵架,而是連吵架都不願意的冷漠,若人與人之間能冷漠到眼中沒有對方,心裡也沒有對方時,當對方就如隱形人一般時,甚至如同陌生人時,那兩人的緣份或許就真的盡了。

所以當對方和自己爭吵時先不要過於生氣,要想想那是對方還願意對自己表示不滿,只要願意表達出心聲,事情就一定有解決的方式,只是您我都是文明人君子動口不動手。



【學習電子報】是以故事、文章、笑話為主的電子報,故事裡,文章內、笑話裡,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,去看待,文章裡面充滿著人生的智慧,讓人體會,引人深思,希望讀者會喜歡。發報時間以每星期二、五兩天晚上九點發報。